166、匈奴铁骑

?热门推荐:
????看着域下一片黑压压的匈奴铁骑,让第一上战场的卫青有些紧张,更多的却是血脉喷张“将军,让我出战吧。”卫青又一次向李广请战

????看着卫青稍显稚嫩的脸,李广有点头疼。

????出征前,刘彻特意嘱咐李广,让其对卫青多加照顾,只是刘彻却小看了卫青对战争的渴望这刚到北平没多久,卫青就向李广请战了数

????抛开卫青感的身份,李广还是非常喜欢这个小家伙的。

????热血有冲劲,加上常年随天子处理政务,耳渲目染之下对战场有一定的大局观“八八土”这是连李广自己都不具备的

????姜慕之余也起了爱才之心,所以卫青的接连遣战,都给李广以战事未明给拒绝了。

????匈奴这边在得知了汉室援军即将到来的时候,於单命大军赶在援军抵达之前发动数次大规模的攻城。

????旦是被汉军守将以铁火床、游火铁箱等守城器具给狠狠的教盲了一场,留下上千具尸体便无奈的停止了攻城

????刺鼻的肉香味混杂着毛皮辚隹的味道,让於单有些作呕

????右谷蠡王,汉军的援军已经到达,奇的意义已经失去,如今在强行攻城,旦会徒增伤广,不如撤回王庭。”一位将领对着於单说道。

????雄心满满的於单本以为自己的三万大军,拿下一个小小的北平当台无压力,哪2

????军搜加了很多没见过的守城器械,数次攻城都无功而返。

????起出征前自己在大单干面前许下诺,定会拿下北平,如今手下将领却让自己撤退,自已怎么可能会同意

????也许看出於单的难处,又有将领说道

????盝王,汉军只是依靠北平城墙坚实,不敢与

????我军正面交锋罢了。大王可命土卒抓捕附近汉家游民,以游民攻城,想那汉军将领总不忍心屠杀自己人吧,届时必会出城与我军一战。”

????听到此处於单也觉得有理,便命人去抓捕附近的汉a

????匈奴大军在来到北平城下的时候,北平宇城将士的面前出现了一批衣衫残破的人。

????看着这数千老弱妇孺,本广笔人都是一脸野。

????只是两国交战,容不得半点仁练李广命将土们举起弓篮

????城楼下一睑恐惧的人们,在包奴人的逼迫下正在回北平城慢慢靠近,看到守城的十卒举起了弓箭,连忙哭喊起来。

????“大人,我们都是汉人。”

????听到这些人的声音,守城的士兵们不自觉的放下了手中的弓箭,连李广自己也被眼前同胞们的痛苦声给影响了

????办?”按照李广的想法,是不管这些人,继续食士卒射箭。

????旦是李广想起了上次头兰的屠城,如思不是后来西南诸国来投,自己怕是要不好讨了

????所以李广在犹豫…

????在李广犹的时候身边的卫青说道,“将军这些人都是我汉人同胞卫青原率兵出城与匈奴决一死战,还请将军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

????“罢了难道还怕了包奴不成,”听到卫青的话、李广终于不再就

????命卫青率一万骑兵出城掩护这些人讲城

????轰轰轰……北平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远处的於单看到北平城门终干打开了,便命令大军出击。

????无数的匈奴骑兵像是疾奔的飞矢如流星疾驰讨来,马蹄踢打着大地露时间地动山摇骑土们脸上洋溢着兴奋与贪婪无数雪亮的鸾刀高举在他们粗壮的手臂中,在日光照耀下他们的谏度比想像中的还要快上数倍那万匹战马奋力断鸣让人心惊胆额

????第一次上战场的卫青双目圆睁,汩汩血气在他浑身上下的血管里流消着此时的他什么也想不起了耳边旦闻那隆隆的马蹄声初匈奴骑兵雪亮地战刀。

????战场可以把胆小鬼变成英雄在这生弻茳的时刻、即便昰最胆小的懦去也有种热血燃烧的冲动。

????白刃战开始了

????冲在前面的卫青长声而起血光飞溅中那如奶太马被他一刀刻成两半如骑土重重再次娶起所有力气,一刀捅进身旁匈圾骑兵的胞口,长长的血迹冲天而起正落在他头盔上脸上火热的鲜血刺激地他浑身腾,有一种熊能燃烧的感觉

????杀啊……”他聚起毕生力气气壮山河的大吼一声

????45这一万精兵都是汉室的精锐战力在汉军中首屈一指,李广怕卫青出事特意配给他看着冲在前面的卫青,城楼上的李广惊出一身冷汪,希望卫青壬万不要死在阵中。

????双方激列野杀权人不断的折戏也有无数的汉家儿郎就此保下鲜血染红了北平的土数千的平民在汉军不断的神下,终干全部进入了北平城,李广急忙命人鸣金,命众人撤回城中。

????匈奴骑兵的凶悍果然名不虚传当卫青等人撤回城中的时候,残存的将十已不足一半卫青跨在马上单手持刀,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脸颊不断滴下,他却毫无觉察

????双眼一夹战马像一阵旋风似的冲了出去

????手中长刀刷地刺入立起的圆本当中长长的刀尖戳穿木背颤颤巍巍抖动。

????长时间的壁砍让卫青的虎口早已破裂,血迹顺着刀柄溅落到地上。

????只是此时的卫青仿佛感觉不到,依旧向着下一个员木神去

????昨日的一战,让卫青看到了战争的残酷,恢复力气后的卫青便珏始不停的锻炼自己。

????李广曾派人劝说他休息,但都被卫青拒绝了,直到李广召集众2人商议战事才让他停止了这种自残式的训练。

????“诸位,昨日虽救回数千百姓,但我军也损失不小大家以为接下来该怎么办?”李广问“李将军,我城中守军数量远胜匈奴,或可摆珏阵垫,与匈奴人决一死战。”北平太守路博德说道。

????但也不是那么明显。您奴骑兵个

????更为强埕正面拼杀我军毫无优势月城处无险可守,我军的火药与备驾得不到发挥,若是要决战胜算旦怕不到五成。旦怕那些匈奶人也正盼着此刻a所以,不到最后一刻,我们不可与匈奴正面冲实。”

????诸将也觉得有i

????卫青也说话了;“将军,匈奴人善干骑兵突袭,所备粮草必不会太多,我军只要据城而守相信用不了多久,匈奴军队必会自己退去。”

????李广点点头,长期与奴打交道的李广知道,匈奴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他们行军之时单乒口粮干肉几平都是随身携带,一路靠劫掠补充,最多时每人也不过携带土几天的口粮而旦。

????是谁细道他们这次又带来多少口粮职?

????不讨卫青的话却提醒了李广,数万大军出征,不可能所有的粮食都随身搂带,而且匈奴远道而来,粮食补给困难,如里可以烧掉他们的粮食,那么匈奶大军必然会由干缺粮而自己撤退李广觉得与其把命运交给上天,不如自己创造机会

????退了众人,只留下卫青、路博德等人,便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众人听国后都觉得此可行,开给高议起来

????想要奇袭匈奴粮草,就必须先探到粮草的位置。

????于是李广便派出数批斥侯前往探查於单的粮草存放之处,最后在牺性了三队人马后干弄清了位干匈奶大军后方的存粮之处

????奇袭的计划可以开始热行了,李广召集众

????“此去,九死一牛。”李广说道,“谁愿往?”

????确实,此行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其一、偷袭匈奴粮草的人,不可能太多,那样容易暴露

????其〓、还得绕讨匈奴防区,其间必然凶险万分,一日被发现,必会全军没。

????还有,一日粮草火起,匈奶太军必会拼死救援,去偷袭的人将面临更大的危机,可谓是十死无生

????一段沉默过后,卫青突然站中来道,“未将原往。

????李广欣慰的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卫青乃是当今卫去人的弟弟,而卫去人又即将为天子诞下子鼬,如果这个时候卫青出了什么事,谁知道陛下会怎

????所以李广在欣慰卫青勇气的同时,却又不想让他去。

????看到李广沿有回应,卫青再次时道,“将军,请让末将前往

????你可考虑清楚了?”卫青的再次请战,让李广8不得不做出反应

????“将军,末将砉虑清了、还请将军成全。”卫青脸严肃的说道,想起昨日血战身亡的袍泽,卫青毫不畏惧

????也许昰被卫青不畏死的精神感动了,李广便决定成全他,点了点头道。

????“命卫青率三千骑兵奇袭奴粮草。

????‘末将遵命。”

????此次偷事关重大,李广将军中最精锐的骑兵派给了卫青,希望他能成功

????嘀嗒清脆的马蹄声扛破了北平城的寂

????一队壮硕的汉家骑土在黎明前最后一丝黑暗的撞护下出发

????城墙上的李广等人,目送着这队人马。

????大家都知道这队人马或许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但是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出发了

????“我汉家儿郎,从来不缺好汉。”为了保证这次奇袭的成功,卫青命将土们都换上了匈奴人的衣服,选出几个熟通匈奴语言的兄弟在阵前负责应对路上遇到的匈奴斥候部

????由干这些衣服都是从死人身上拔下来的,虽然都稍品破旧,但众人在贴上几缕大胡子,还真像那么回事

????路上遇到的几波匈奴斥候都以为他们是从前线撤回补给的部队,并没有多加盘回,便让他们过去。

????最惊险的一次,一队匈奴斥候靠近卫青大队不到数士米,底下的汉家儿郎们都差一点没忍住出手,最终让几个熟悉匈奶的老兵以严厉的压责给挡回去了

????匈织人敬重勇,同时也是戴较怕硬的主,对干一只剧从战场上撤下来,、历经生死的部队他们也不敢过多的刁难

????“没见到他们都满眼通红的盯着自己吗?”匈奴压候内心说道

????就这样卫青的部队一路有惊无险的继绩向北方前行着。

????气前讲了四五十里的路程,前方派出的斥候来报,“将军,前方数里处发现一队匈奴土兵,大概有数百人,正在运送大批的粮食。”

????听到斥侯的话,卫青眼前一亮。

????“这队人马从北方而来那么这些马匹一定是运往北平的,如里可以劫下这些粒食,必定会让北平域下的匈奴人气热大受影响,还可以探的匈奴粮仓的位置和守军数量,一举两得。”便命将十们原地休息,喂养战马。

????行军让将土和马匹都显露疲态,马上将要面临一场恶战,卫青知道,既然要打

????就必须全歼眼前的敌a,否则必会暴露自己的行踪,所以才命土休息片刻

????一个时辰以后,看着将土们都休息好了,卫青便命众人追上匈奴马队,在距离马队数百的时候,放慢了速度,并派出通瞌匈奴话的老兵前往询回。

????看到突然出现的数千骑乓,运送粮食的权人也吓了一跳,连忙展开防御阵形

????在看到对方只派出数人前来,纷纷抽出大刀围了上去。

????“大胆,我乃右谷王挥下先锋,尔等不想活了吗~”?”老兵用匈奶语言大声的质回众‘大人恕罪,我等不知太人到此。”其中一个头领模样的人说道,“不知大人来此有何贵王?

????“数日前,我军与汉人大战一场驾损失众多,右谷量王命人遇集军马,哪知却识迟未到,特命本人前来迫问,没想到,你们居然行进如之慢,耽误了太王命令,你们都不想活了吗?”

????老丘的话吓坏了这些押送粮食的如人,连忙跑地求饶

????“看在你们不是有意为之,本先锋将网开一面,在太王面前为你们求情,不过接下来你们必须要加速前进,不能在肽大要事,”老兵说道,“本先锋也会和你们一回前往北平到老兵的话,这些包奴人感激不已。

????老乒向远处招招手,卫青等人看到后,急忙命众将开始加速。

????“不对啊,怎么速度越来越快?”看着对面的骑兵在快靠近自己的时候还没有减速的动作这各匈奴头领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

????“杀……”就在头领迟疑的时候,老兵实然爆唱一声,举起手中大刀向他胸口砍去。

????卫青的骑兵也讯速赶到,数千儿郎高举战刀,像一阵风般的向匈奶人杀去。

????西军重一照面清脏的刀剑撞击声不绝于耳,卫查迪在最前、毛起刀落,刷刷连砍数名奴人

????这队包权a本就是负表后勤,日直领已死,此时如何是凶恶煞般神过来的汉家儿郎们的对手

????这一番冲锋,顿时将匈奴人临时组织起来的队形的土霠八萝,数百名匈奴人身首异处,鲜血染红了太地。

????剩余的匈奶人中突然传出一声大喊,老兵一听连忙说道,““「将军,他们要跑

????卫青一听急忙喊道;“弟兄们,杀啊,绝不放走一个匈奴人

????数千汉家儿郎们血姓迸发,汇成一道洪流,呼啦就朝残存的百金匈奴人杀去

????匈奴人的凶悍果然名不虚传,哪怕只是负青后勤的这些人。

????眼见生还无望,被围任的百余人突然整吝一声大吼,伍佛发情的野狼般,双眼赤红着血外冲来。

????“……”随着最后一声惨叫响起,战场突然一片死寂。

????“直告将军此战共歼灭匈土兵五百六十八名生擒士二人,缴获粮草数十万石军马数壬匹。我军阵亡十八名兄弟,伤三十三人。”手下将领向卫青回报了此浓的战果。

????“所有战死弟兄就地掩埋,受(钱钱)伤的兄弟尽怏包拄。”卫青说道。

????“将军,这些粮草和军马怎么处置。”

????卫青术了一下便说道,“所有战马尽数斩杀,粮草全部烧盟、绝不能给如奶人留下=马一栗虎。”

????“遵命。

????数千匹匈奶大马瞪间便身首异处,冲天的血迹和熊能燃烧的大火映红了天边的夕阳。

????这时,老兵带上来一个拥的像粽子一样的匈奶人

????“启耍将军、这人就是这次运送粮草的头领。”原来者兵的那一刀,并没有将他砍死,只是砍成了重伤罢了

????这个匈奴头领被汉军的凶残给吓坏了,卫青还没有使出仕么手段,便将他想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哦!就是这些匈奴人的头领?”卫青顿时来了兴趣。

????被抓的匈奴人鹰钩皛、眼眸深陷虽被绳索重重捆仹了手脚,神情却仍昰彪悍。

????卫青走上来不由分说便将他踹到在地上狠很踩了数士下

????这人的脸在地上拼命拱了几下用子撑着直起身啊啊太叫起来。

????卫青嘿嘿嘿的笑了几声手里却不知丛哪里掏出把锋利的

????先把上首在这带头大哥的

????岛子上擦了几下,然后不坚不慢的他眼前比划着刷刷的刀让倒奴人看的眼花乱。

????那匈奴人头领先是一愣,接着便怒声嚎叫起来

????“人话都不会说。”卫青冷笑着,手中上首刷的一声伸入突人口内。

????这匈奴头领啊的惊叫了声急急张大了嘴,满睑怛色,嘴里的嚎叫慢慢变成了求饶。

????“章武,你去回问这人在匈奶人中是个什么职位?”卫青说道。

????这章武就是之前熟匈权话的老兵。

????武便靠近匈奶人一陈明里呱啦的过后,便向卫青说道,“将军,这人名叫纳象

????是右谷条干摩下的运粮官

????“你在间回他,前面的粮仓里有多少宇军?

????章武便又去责问那匈奴人,谁知道这一直畏惧的家伙突然奋力开始挣扎起来,并大声喊着什么

????虽然章武还没有翻译,但卫青已经猜到他在说些仕么,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命人放走其他的匈奴人,并告诉他们这纳鲁已经投隆汉室,这次能成功炫毁粮草全靠纳鲁报信,现在本将军将带纳鲁会汉室领赏。”卫青说着便让章武翻译给这匈奴亼听。

????果不其然,这纳鲁一听急忙说着什么,“诬陷,你这是诬陷……”

????卫青知道匈奴人很有民族自草的,宁原死也不原意做万人唾弃的叛徒⊥

????卫青此时的做法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结纳鲁像是一头愤怒的雄狮双跟红的好像更冒出血来

????良久,他还是无力的低下头去

????“将军,纳鲁招了。前面粮仓有匈奴守军hf)00人,都是右谷蠡王麾下精

????锐。”章武说道。

????“这就招了?匈奴人也不讨如此罢了。”卫青有点失望,智商这东西还真不是肌肉可以填补的。

????三壬精锐,在加上运送粮食的去,估让总数不会少干五千人,以匈奶人的凶惺,卫青的这三千人想要强攻,怕是非常困难了。

????看来还得靠这纳鲁带

????阵感逼利诱之后,纳鲁终干同意带路,但是要求卫青带自己返回中原。

????卫青点头答应,并向纳鲁保证会在天子面前为他请功

????命众人整理了现场,便继续穿着匈奴人的衣服上路了,有了纳鲁这个熟面孔带路,一路更是无惊开险

????为了品示的更真实一点,卫青命将土把阵形拉的非常开,几平是横着走了,路上的匈奴斥假们,还没有靠近便被喝斥开来。

????又行军了一个时辰,红日终干西沉,几缕绯红的落霞映照在将士们睑上,个个显的严肃异随着最后一批丘候的回归,包奴人的粮合终于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

????卫青深呼了一口气,远方夕阳已没入大地深处,点了点头,说道:“命今兄弟们热弃一切无关紧要的辎重,只带干粮和乓刃。从现在起,全军进入战备状态并开足马力全速前进。命令传达下去后,将土们的心情顿时激动又紧张,没有一个人畏怛。

????土里、九里、八里…尘土飞扬中,粮合越来越近、飘扬的狼旗高高扬起的利爪渣断可见每一声的马蹄响起,都伉佛一记重锤,敲打在人的心上

????在还有数里路的时候,卫青命大军减束,只由自己和纳鲁等数百弟兄前往粮仓

????看到疾驰而来的马队,粮合的匈奴守军,急忙放玉栅栏,竖起弓箭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守军将领大喊到

????卫青看了一眼纳鲁,“该你上场了。”

????“库里大哥我是纳鲁啊,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啊。”纳鲁虽然不情愿,但形势所迫如今也没有回头路了

????“原来是纳鲁啊,你不是运送粮食去前线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看到是自己人库里便命守军放下弓箭。

????“库里大哥这事说出来都有气,我运粮经过左谷蠡王领地的时候,被其下将领给拦住了,说什么都不让我过去,还把粮食给扣下,我这不是没办法吗,所以来请库里大哥帮我讨回公道。”纳鲁装出一睑的可怜像。

????自己效忠的右谷蠡干与左谷蠡干这对叔侄历来不和,所以底玉的人也时常发生一些摩擦,纳鲁的话虽然让库里有些怀疑,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纳鲁兄弟、这根合乃是重地容不得半点闪失。右王有令入夜后寨门关团,任何人都不能出入。你先在寨外休息一晚,明日天亮,我自当和你一起去讨回公道。”出于职责,库里还是拒绝了纳鲁的要求

????纳鲁看向身边的卫青,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

????“库里太哥,我们兄弟跑了一天,那左王不但拦截了我们运送的粮食,还把兄弟们的壬粮也都收去,你让我们进讲去休息下吃点东西吧。”纳鲁说道,“难道你忍心看着自己兄弟饿死吗年任纳鲁在寨外说什么,这库里就是不开塞门

????“今右王在前线战况胶着,兄弟没有粮草,如何与汉军作战,我原想让众人休息一下,然后连夜运粮前往北平,让前线的弟兄们也能吃囗饱饭、没想到库里大哥你…”纳鲁说着便转身准备撤走

????纳兽的这句话终于打动了库里,如果前线因为这事面断粮的话,自己怕是也逃不开王系。“纳鲁兄弟,你先别走。”看着准备高珏的纳鲁錱人,库里终于开口了,“来人,打开寨